当前位置: 主页 > 房产 > 个税改革之后 2019年该房地产税上场?内容

个税改革之后 2019年该房地产税上场?

2019-10-09 20:42 作者:本站作者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复盘2018年政策走向,纾困实体经济、与市场共度时艰,是减税的主要逻辑。这条逻辑主线,仍然适用2019年。随着个人收入水平的提高、财产的积累,包括个税、房地产税等直接税,将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。

2019年1月1日,新个税法正式全面落地。

“究竟是哪个编号,房贷合同、购房合同编号有一堆,我现在有点乱!”

“爹妈到今年7月份才年满60周岁,现在就需要填报吗?”

“单位全称以及纳税编号在哪里能查询到?”

这两天很多人都在翻看各种证件或资料,将一列列信息编号输入“个人所得税”app。各方适应需要时间,但大家也充满期待——在1月份发薪日,个税减税红利会切实落地。

个税新政的落地,更多个体将对国家税收的征集有更清醒的意识。归功于信息技术的发展,个体很容易完成包括子女教育、继续教育、大病医疗、房贷利息和房租、赡养老人等信息的填报。不同部门整合的公民信息,互相比对、互相充实,能打造一个更完备的自然人涉税信息系统。

曾经,面向个人直接征税是件成本高昂、难以实现的事情,未来将变得更容易。这有利于我国税制的优化,企业税负、流通环节税负能进一步减轻,而面向个人收入、财产的税收占比将提高。

可以预见,随着个人收入水平的提高、财产的积累,包括个税、房地产税等直接税,将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。

  财政要真减税

以个税为代表的税制改革在加快推进,而2018年政策的主题词在“减税”,外界从来没有像2018年这般渴望减税。

财政这边风景“独好”,是减税呼声渐起的重要原因。2018年上半年国内增值税、个税分别增长了16.6%、20.3%,相比同期GDP 6.8%的增速要高出一大截。

财政部在每个季度的数据发布会上,都需要不断解释,财政收入是按现价计征的,GDP是不变价计算的,工业品价格的回升、上游企业利润的改善、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等,带动税收实现较快增长。

2018年初政府已经明确了减税降费的安排,包括增值税、个税等减税举措,预计全年再为企业和个人减税8000亿元。税收收入保持较快增长,GDP没有赶上,意味着政府从国民收入分得更多,整体宏观税负在上升。

财政收入维持较高增长,与市场感知到的实体经济状况并不一致。2018年4月份中美贸易摩擦升级,外部环境发生了明显变化。国内经济运行也面临压力,当时市场融资渠道收紧,部分民企资金链断裂、经营愈发困难,与地方政府深度绑定的城投公司部分出现信用事件,都反映出现实的焦灼。

2018年究竟发生了什么,为何财政收入形势如此超预期?这需要往前追溯,其实2018年只是延续了2017年的走势。

拉长时间轴来看,随着2008年四万亿刺激政策效用的减退,我国GDP增速从2010年开始整体不断下行。2014年“新常态”的提出就是基于此,我们需要适应经济从高速转为中高速的现状,还需要消化刺激政策带来的“产能过剩”等问题。

财政收入作为政府从GDP中分享来的部分,自然也要进入“新常态”。2013-2016年的财政数据反映很明显,财政收入告别了动辄20%以上的超高增速,回落到个位数的“中低速”增长。

到2016年下半年,随着去产能效果的显现、上游工业品价格的回升、上游企业利润的大幅改善,财政收入形势随之好转。2017年财政收入形势明显好转,每月税收收入均保持两位数增长,全年税收录得10.7%的增速。2018年延续了该趋势,上半年税收收入累计增长14%。

  纾困实体经济

财政形势的好转,在2017年是经济企稳向好的标志之一,到2018年却成为社会热议的焦点,因为内外形势都在改变。

2018年我国内外因素的交织让下游民企经营出现困难,外部不确定性因素增强,很大地动摇了市场年初较为乐观的预期。部分外向型企业抢出口,并对出口前景表示担忧,政策也在积极响应,包括调整出口退税政策、出台帮扶受影响员工再就业的预案等。

财政收入蒸蒸日上,对比着艰难经营的企业,减税变得理所当然。

2018年上半年GDP增速6.8%,相较2017年仅仅回落了0.1%,经济运行仍然平稳。但2018年总是有各种各样不同的消息,影响了市场的信心。

2018年5月份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当月增长8.5%,比这个增速更低的要追溯到15年前。一向平稳的消费数据骤跌,引发市场对于“消费降级”的讨论。

前些年网购的持续火爆,围绕住房、汽车等大类消费的较快增长,都在2018年迎来了拐点。房贷加杠杆、房地产财富效应减弱、居民收入增速放缓等,都让消费行为更趋理性。